主页 > O吃生活 >爱我或恨我 以心理学角度剖析-科黑- >

爱我或恨我 以心理学角度剖析-科黑-

2020-07-23 | 浏览: 3573

Kobe Bryant的球迷可以分成两种:一种是“科粉”,还有一种是“科黑”。

就像Kobe的球迷号称有“60亿”一样(当然只是形容球迷很多),科黑数量之多,丝毫不逊于科粉。“爱我或者恨我,两者必有其一。” 2006年Kobe在球鞋广告中就直接地说出了真谛。有多少人爱他,就有多少人恨他,科黑这个群体的存在,几乎可以算是现今球迷中最有趣的现象。

“科黑”全世界都有,这个世界上最大的“科黑”当然是ESPN,他们也是少数能真的让Kobe动怒而改变行为模式的少数派。但是正所谓“盗亦有道”,当一个在NBA奋战了19年的老将很可能因伤赛季报销的时候,绝大多数人都会摒弃前嫌,为Kobe送上祝福,但是仍有不少科黑依旧孜孜不倦地攻击Kobe。

“科黑”这样的一个群体,他们独特并且强大,有个性又固执。Kobe被黑(贬损或反对某个人或事物),当然是有他可以被批评的地方,诸如打球不合理、个性太强势、场外生活等等,但是他的反对群体如此强大却是NBA历史上很少见的,那幺,“科黑”到底是抱持什幺样的心理呢?不妨从科黑的产生、发展以及其团体属性来进行分析。

爱我或恨我 以心理学角度剖析

超限效应作用

一般情况下,你不喜欢一个东西,你只要无视他就可以了。但是科黑却孜孜不倦地在网路上对Kobe以及他的球迷进行攻击,他们并不能得到什幺好处——除了Henry Abbott(ESPN记者),我相信大多数科黑并不能因此获益。但为什幺会有那幺多科黑呢?

这要从科粉说起,从Kobe进入NBA开始,他就一直深受球迷喜欢,随着他逐渐成为NBA最好的得分手,他拥有的球迷也越来越多,对他的讚美之词也越来越多,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球迷开始把Kobe神化,从尊敬到几乎快变成“膜拜”的时候,“超限效应”就开始生效了。所谓“超限效应”,是指刺激过多、过强或作用时间过久,从而引起心理极不耐烦或反感的心理现象。就好像上学时,老师越是在盯着你,就会越不愿意学习一样。

许多人对于过份的崇拜产生了逆反心态,就跟网路上对于大秀恩爱的情侣而产生的“去死去死团”一样,科黑由此产生,并且和“科粉”这个团体展开长久的“战斗”。

比如当Kobe超越前NBA球员Havlicek成为历史第一打铁王时,大家是乐于看到各种恶搞的黑文的,因为这本身就是个很有趣的事情。但当我们得知Kobe很可能因伤缺席整个赛季,甚至直接结束他的整个职业生涯时,科黑继续攻击的言论就会超过大家接受的限度了。

对于中立的球迷来说,他并不喜欢Kobe,但也不讨厌Kobe,但是一个奋斗了19年的老将即将结束他的职业生涯,这在情感上产生的共鸣是很强烈的,此时他们对于反对言论的接受度是很低的,所以这个时候科黑的言论会显得格外刺耳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科黑和科粉是一样的,他们或许并没有刻意去影响别人,但是当他们的行为产生超限效应,就会引起反感。

或许科黑并没有特别做得过火,他们只是像每天那样调侃Kobe,只是对旁观者来说,他们日积月累的嘲笑,终于在某个时间点,产生了反感,他们的行为就变成了万恶不赦的罪行。

爱我或恨我 以心理学角度剖析

环境安全预期

你得承认,有时候你读到“科黑”的言论,你会想,如果他此时站在我面前,我一定会给他一拳。

过去你想要成为一个拥有发言权的人,或许得通过努力的学习成为一个拥有权威知识的人,你需要在你的行业内做出相当的声望,然后你才会有机会在报纸或者电视上发声,但是现在你只要拥有一台电脑,有电有网路,你就可以在虚拟的舞台上发表自己的意见,那怕你只是抄袭一些网路上看过的内容或者他人的创意。相对来说,讲错话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小得非常多。

你在网路上的任何身份都可以是虚拟的,你无须用真面目示人,即使你在网路上跟他人争吵,吵到要互相灭绝也不影响你第二天跟喜欢的姑娘愉快地约会。

这是网路这种媒介的属性,任何人也无法改变。这也是为什幺网路的黑特文化远比你在现实中还要多得多,也厉害很多。

你或许会有这样的感受,假设你和朋友一起看球时,当你和他就Kobe的问题产生分歧甚至引起争议时,你们很快就会互相妥协,然后一起去吃饭,刻意避免这个话题。但是当你在网路上和别人针对Kobe这个问题发生争吵时,你却会无所不用其极,用你所知道的一切去激辩、争吵,反驳对方,最后甚至开始嘲讽辱骂。

这是因为,当你在网路上发言时,你给了自己一个非常确定的心理安全预期,我们不妨称之为“环境安全预期”。你知道自己是处在安全的环境当中,与陌生人的交流也不会让你在周围的环境中产生尴尬。

即使明知道在Kobe很可能因受伤报销的消息让很多人感慨悲伤的时候,黑特(Hater,泛指这些酸民)们依然敢去调侃和谩骂,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需要承担的最大后果不过是在网路上被科粉反击,他们早已经习以为常。

这让他们能够不担心自己的言论可能引起公愤的潜在压力,继续在网路上大放厥词,反正你又不知道我是谁,对吧?

爱我或恨我 以心理学角度剖析

自我角色设定

这种自我角色设定,并且深陷自我催眠的心理状态,其实网路上的许多人都有过经验。就比如某个酸民在脸书上办了一个专门用来酸Kobe的帐号,我相信Kobe对他的现实生活没有任何一点影响,他很可能都从来没有见过Kobe。但是当他结束一天的工作来到电脑前,他非常乐于并且享受自己另外的这个身份。虽然这个在虚拟世界的称号并不能让他在现实世界得到更多好处,但是在网路上,搞不好这个身份能在“科黑”的群体中被当成了大人物,他可以变成一个有影响力的领袖角色,能够得到许多人的共鸣和支持,这或许能够大大的弥补他在现实生活中的空虚。

对于那些资深并且一直坚持的科黑来说,他们当然没有到人格分裂的地步,但是很显然他们之中一部分的人,有些沉迷自己的自我角色设定,现实中他们可能是不起眼的小卒子,但是他们乐于利用大把闲暇时间在网路上扮演着“科黑”的角色,他们会花很多时间去寻找Kobe相关的资料,用以驳斥科粉和讽刺Kobe。

在这种角色设定中,很重要的一点是:他们所扮演的这个角色,有着“救世主”的内涵在里面,有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,全世界那幺多人崇拜Kobe,但是让我来告诉你,Kobe的缺点比他的优点还要多!

这种优越感是科黑行为很重要的动机之一,因为这是他们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仍然贯彻“对抗全世界”这一项艰难行为的原动力。

从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来解析,这种自我角色定位,是人具有“超越自我意识”的外在表现。这样的角色让他们更像是一个“英雄”,他们渴望在现实世界中扮演一个有个性有见解有号召力的人,但我们知道这是很难实现的,所以他们藉助网路平台来展现自己的“超我人格”。

当一个人肯定了自己的这种设定,并且已经习惯长时间去实践这种行为,出于习惯,他们会在任何有Kobe的新闻里发表黑特言论,这是他们的角色需求,是他们的“日常生活”的一部分。

因为一旦不能继续黑Kobe了,他们会认为这一部分的“超我人格”也将随之消失了。

爱我或恨我 以心理学角度剖析

群氓行为干扰

在我们的自我认知中,你会把自己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,你知道自己有独特的人格特质,对世界有独特的见解,但是当你真的进入一个群体,尤其是一个庞大到足以让你显得无足轻重的群体时,你的独特性会被逐渐影响、消减直到消失。

虽然有法国社会心理学家说过:“或许我们会认为,虽然这些人是一个群体,但他们之中每一个人仍然是独一无二的,与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没什幺区别。

但是现代心理学可不这幺认为。

在现代心理学看来,群体一旦形成,就立刻有了一种特点,这种特点与群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相同。

所有的群体都是一样的,群体就像是一个活的生物,它有自己的感情,有自己的思想,这种群体中共同的感情与思想,就是所谓的‘群体心理’。”

“群体心理”是不可靠的,是暂时的,一旦构成群体的人四分五裂,每个人会立即恢复到了自己以前的状态,但在群体之中,他的个性却消失了,不见了,这时候他的思想与感情与整个群体的思想情感完全一致。”

这完美解释了为什幺许多人会在暴动中迷失人性,因为当他们进入这个群体,就会被群体的属性所替代,简单来说就是被洗脑。回到我们的科黑群体,这其实有着同样的情况,一旦有许多人接受了“科黑”这个角色设定,并且他们和“科粉”一样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,那幺他们外在表现出来的,就是群体行为,用更準确一点说法,就是“群氓行为”。在这点上,“科黑”和“科粉”或者其他任何球迷团体并没有什幺区别,“科粉”会认同Kobe的高出手低效率打法,而KG的粉丝则会认同他惹恼敌人的小动作,LeBron球迷则能够理解他的每次“决定”……并且他们会用各种方式去为自己喜欢的球星辩解、找理由,跟科粉正在做的其实也没什幺不同。

现实生活中,所谓“科黑”很可能对Kobe并没有任何恶意,但是一旦当他们出现在网路上,披上代表“科黑”群体的外衣,他们就会不自觉地使用“科黑”的标準行为模式,不断的挑战科粉的底限。

其实换个角度想想,他们只是单纯地被一个庞大的群体给洗脑了而已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推荐:
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sunbet官网口碑|各方面新闻信息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会员网址aa0000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赌场